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行业新闻 > 文章 当前位置: 行业新闻 > 文章

探秘海南赛马:“马”步声已近 但未到喝“彩”时

时间:2020-03-27 15:47:08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http://money.163.com/20/0327/08/F8NACT0O00258105.html



下个月,海南即将迎来“双自贸”启动建设两周年。在资深赛马专家、知名马评人陈彼德看来,这个时间点有特殊的意味。


从2018年4月到2019年年底,陈彼德从广州等城市往海南跑了至少五六十次,并与多家计划进入赛马产业的企业洽谈合作。“有关(海南)赛马运动的具体规划政策,已经越来越近了。”他在接受第一财经1℃记者采访时说。


“鼓励发展赛马运动项目”,是2018年4月14日国家送给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的一份大礼。但过去两年来,与其他项目相比,赛马运动的推进工作进展缓慢。


多名受访者向1℃记者解释,赛马运动项目是一个庞大系统工程,又相对敏感,地方政府有太多的工作要做。用海南省文化广电出版体育厅一位主要负责人的话说,那就是“一切从零开始……不容半点闪失”。



对于海南赛马运动的具体政策和相关进展,外界一直多有猜测和传言,很多人相信,政策层面年内将有较为明确的信息出来。

1℃记者从相关权威途径获悉,正在推进中的海南赛马运动项目发展规划等文件均列为机密级,相关配套文件已经完成,政策有望在近期公布。




兴起:从自下而上到自上而下


1993年初,还不到三十岁的刘述圣从海南当地党政机关某党委宣传部辞职,投身海南赛马事业,同时负责主编一份名叫《海南马讯》的内部报纸,还参与并主笔起草了《海南赛马会章程》。


在此前后,我国境内正在兴起一股“赛马热”,包括海口在内,西安、广州、北京、深圳、武汉、南京等多个城市,都对发展赛马产业跃跃欲试。


“当时的大环境是东方风来满眼春,广州、深圳等城市已经先行启动赛马(产业规划),海南当时虽是特区,但经济严重落后,省一级领导非常希望有一个能够带来资金的项目,‘赛马’于是在海南应运而生。”曾担任海南省赛马娱乐中心会员部经理的刘述圣在接受1℃记者采访时回忆说。


1992年6月28日,由海南省旅游局牵头,省财税厅、省文体厅、桂林洋经济开发区、海南银通国际房地产有限公司就组建“海南赛马游乐活动中心”一事,在海口召开筹备会议,计划以“高起点、高标准”建设一座现国际先进水平的赛马场。筹备会决定成立筹备领导小组,由时任副省长的毛志君任组长。


当时海南的赛马场,选址在位于海口的桂林洋经济开发区,项目预计总投资3亿~5亿元,用地面积2000亩,于1994年10月正式动工建设。到1995年底,海南省赛马娱乐中心前后投入资金近亿元,包括征地的费用、从新疆和国外买回的近200匹马,以及数百人的运营团队。


但最终,仍受制于当时的政策和资金,从1997年起,海南赛场里的马匹相继被遣散。马场后来变成了养猪场,再后来又开发成房地产。


同样,因为政策等原因,广州、西安、深圳、武汉、南京等城市的赛马探索,也一一夭折。一时间,人人谈“马”变色。




“赛马项目最大的风险来源于政策。”刘述圣对1℃记者说,“始于1992年的海南赛马项目,是由海南的学者带着省政府的课题,在做出调研后自下而上开始的。”


时隔26年后,2018年4月14日对外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提出,鼓励海南“发展沙滩运动、水上运动、赛马运动等项目,支持打造国家体育旅游示范区。同时探索发展竞猜型体育彩票和大型国际赛事即开彩票”。尽管赛马运动和赛事即开彩票分开列示,但并无明确提出试点马彩。


“这一次是从国家层面自上而下提出的,意义更加重大。”刘述圣对1℃记者说,“在法制建立、健全的框架下,赛马运动项目可望启动,成为海南自贸港发展的引爆器,开放的风向标。”


“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简称‘双自贸’)和国际旅游岛建设的核心之一,是打造国际旅游消费中心,需要一批国际通行的深受广大游客喜爱的文体旅游娱乐产品。”在《意见》印发2个月后,2018年6月,海南省文化广电出版体育厅一位主要负责人说,“赛马运动是国际通行又深受世界各国人民喜爱的健康时尚运动,赛马运动项目也是目前大多数国际著名旅游城市的旅游名片。”


“海南‘双自贸’政策中还有一个不错的政策,就是海南要建设国际旅游消费中心。”海南省政协原常委、海南现代管理研究院院长王毅武在接受1℃记者采访时说,把海南打造成国际旅游消费中心,是海南“双自贸”建设的重要抓手和突破口。



陈彼德则向1℃记者分析,从国际的经验来看,“赛马”在很大程度上也能够展现一个国家的开放程度。


由此可见赛马运动对于海南的意义。


“海南在零关税、金融开放、《海南自贸港法》颁布实施的前提下,海南赛马可望出现突破。关键是赛马必须立法,明确宗旨,以规范管理。”刘述圣说。


上述海南省文化广电出版体育厅主要负责人介绍说,《意见》印发后,海南省文化广电出版体育厅就开始和相关学术研究机构及专业机构进行商谈,拟尽快研究制定出台《海南省赛马运动发展规划》,为海南省发展赛马运动提供科学指导。


1℃记者从相关权威渠道获悉,《海南省赛马运动发展规划》等政策和指导意见,主要委托上海体育学院和清华大学参与制定。


抢跑:“马蹄一响,黄金万两”




《意见》印发后,一些企业开始找到了陈彼德,罗牛山(000735.SZ)便是其中一家。


2018年4月,罗牛山发布公告称,公司已与广州一马赛马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意向协议》,携手开发位于海口的“国际马文化产业园项目”,计划投资287.8亿元。广州一马赛马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正是陈彼德。“他们希望借助政策利好把赛马做起来。”陈彼德对1℃记者说。


进军海南赛马项目的上市公司还有海南瑞泽(002596.SZ)、平潭发展(000592.SZ)、永泰能源(600157.SH)、天山生物(300313.SZ)。其中,海南瑞泽意在发展马文化旅游综合项目,天山生物则进军种马及马冻精、胚胎业务等。1℃记者梳理发现,在海南瑞泽、永泰能源等多家企业布局的海南赛马项目中,均有海南农垦集团的影子。海南集团系海南省政府直属国有独资企业,现有下属二级企业46家,其中农场公司28家(含上市公司1家),在职职工8万多人。


另外,成立于2015年的海南赛马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也加入了这场抢位赛,该公司总经理赵铁林是海南省马术协会会长。



1℃记者梳理发现,这些公司早在《意见》发布之前就注册成立了与赛马业务有关的公司。《意见》发布后,又有一批含有赛马业务的企业在海南注册。很快,2018年5月,海南工商局发文暂不受理名称与经营范围中含有“赛马”等字样登记申请。


不过,多名受访者向1℃记者表示,在抢跑海南赛马项目的资本队伍中,鱼龙混杂,有的想圈地,有的想融资,并非真为赛马。


一位布局海南赛马的马业资深从业者在接受1℃记者采访时说,有的企业拿了几十亩地就敢宣称建设国际标准的赛马场,但其持有的土地“连盖个马厩都不够”。他透露,有一个老板欠了银行的债,连员工工资都发不起,因此想借着赛马之名来融资。


“这种投机行为一定会输得非常惨。”这位资深从业者说。


人们经常用“马蹄一响,黄金万两”来形容赛马产业,资本之所以争相下注海南赛马运动,自然是看中了其中的巨大商机。



“全世界现有80多个国家和地区发展赛马运动和赛马产业,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上述海南省文化广电出版体育厅主要负责人说。


看似简单的赛马运动本身可以延伸出多个细分产业,且产业链的行业跨度大,以赛事为核心涉及从上游畜牧业到下游服务业、彩票业等多个行业。



产业链的上游产业主要围绕马驹,有育马、饲料、马匹交易等产业。下游产业主要是马业服务,包括赛事运营、马术俱乐部、表演娱乐、媒体杂志、专业服务、金融支持以及博彩竞技等一系列赛马相关直接服务产业和周边关联服务产业。


国际赛马组织联盟(IFHA)2019年2月26日公布的2017年世界赛马产业报告显示:全球赛马投注额高达8002亿元人民币。在美国,马业对国民经济的贡献超过铁路运输、广播电视、石油煤炭和制造业。


以香港为例,2016/2017年度,香港赛马会收到投注总额2165亿港元,返还率高达84.5%,税收217亿港元,社会及慈善捐赠76亿港元,马会运营68亿港元。

但投资赛马至少需要具备三个因素:商业模式、资本和土地资源。


“现代化赛马场等规模最小也需要500亩土地,配套用地更是数千亩。”陈彼德向1℃记者举例说:“仅赛马场核心建的周期就是1~3年,投资国际规模马场主体基本建设投入需要20亿~30亿元,全产业链马场投资数百亿也属于正常。”


“谁拥有土地,谁就有优势。”陈彼德说,“海南的土地资源,主要集中在政府、军队和农垦手中,但军队不能经营,政府现有的土地也有限,剩下的就是农垦了。”他说。


陈彼德在罗牛山考察时发现,罗牛山农场土地多达9300亩,该公司曾由海口市国营罗牛山农场改制而来。他还考察过海南瑞泽,该公司与农垦神泉集团合作的“南田瑞泽马文化特色小镇”项目,占地面积2000亩。


“最后花落谁家目前很难说。”陈彼德说。但他表示,从成功的赛马国家和地区考量,海南将建设两座赛马场,一个在海口,一个在三亚。他解释说,赛马场的不同对马的新鲜感、吸引度、刺激度不同。


时隔两年之后,当时进军赛马产业的急先锋罗牛山和海南瑞泽都变得出言谨慎。


“公司正在回归养殖主业。”罗牛山一位内部人士对1℃记者说,“赛马项目要看政策。”


海南瑞泽证券部一位内部人士则向1℃记者表示,公司在赛马方面“目前没啥进展”。她解释说,目前海南省政府尚未出台有关赛马运动项目的政策,使得公司很难推进。


把控:国有控股,暂不开放博彩


“发展赛马运动,进而发展赛马产业,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一切从零开始,需谋定而后动。海南发展赛马运动当下很关键的是制定一个符合中央要求、科学的、高水平的赛马运动发展规划,并按此规划,规范发展赛马运动。”上述海南省文化广电出版体育厅主要负责人说,“要确保从一开始就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不容半点闪失。”


1℃记者独家获悉,由上海体育学院参与的《海南省赛马运动发展规划》在制定过程中几经调整。记者了解到,光是涉及的赛马产业风险评估的内容就有十万多字。


对于《海南省赛马运动发展规划》等政策和指导意见至今尚未出台,王毅武曾向1℃记者解释说:赛马涉及的问题相对敏感、复杂,需要做认真的思考和周密的准备。


对于这个“庞大的系统工程”,陈彼德用赛马体系向1℃记者举例说:“在体系方面,赛马包含几方面的问题,比如谁管?特种行业是公安部管,赛事是体育总局管,繁育是农业部管,马匹进口是海关管,还涉及环保等问题,这都需要进行大量的前期调研工作和准备。”


王雪莉是清华大学体育产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领导力与组织管理系教授,参与了《中国海南赛马产业白皮书》的制定。她在接受1℃记者采访时说,篇幅逾3万字的白皮书,主要基于对赛马产业的多元价值、国际赛马产业发展模式的比较分析、国际赛马产业相关法规研究、赛马产业生态圈的构成、赛马产业与地区发展的经验与借鉴等研究的基础上,结合国务院“12号文件”等要求,分析海南发展赛马产业的意义,并提出相关发展建议。


据王雪莉介绍,该白皮书是清华大学体育产业发展研究中心和海南省马术协会在2019年共同制定的,目前已制定完成。


那么,海南赛马运动项目未来怎么做?


2018年10月17日,《海南日报》刊发了海南省委书记刘赐贵的文章称:“网上有的议论要开赌场、搞博彩、放开跑马,或照搬资本主义那一套、搞全盘私有制,这些都是脱离国情和实际的,是决不允许的。”


对此,刘述圣认为,这有利于减少企业的盲目投资,同时也说明赛马仍然会由国资控股。同时,一位参与相关政策制定的知情者告诉1℃记者,“海南赛马运动项目的第一阶段是不会做博彩的。”


王雪莉向1℃记者表示,在海南省发展赛马产业,首先要从打造具备世界竞争力的赛马品牌,使海南省成为世界知名的赛马运动胜地,通过高水平的赛事与丰富多彩的衍生旅游活动,吸引全世界的优秀赛马选手、赛马爱好者与旅游者,这可以为建设海南自贸(港)区和国际旅游消费中心提供重要的内容支撑。


在刘述圣看来,香港赛马会是当今世界最成功的赛马商业机构,海南可以借鉴,在各种优势下,海南甚至可以做得更好。“海南应该更大胆一点,敢闯敢干,充分利用好国家给予的政策。”他说。



值得关注的是,1℃记者从官方公布的“2020年海南省旅游和文化广电体育厅部门预算”中注意到,2020年3月,海南省旅游和文化广电体育厅两名处级干部赶赴香港和迪拜进行调研。对此,受访者向记者分析,这应该是去调研当地的赛马项目。


“28年已经过去了,我已经从对赛马情有独钟的20多岁热血青年,变得看淡一切,毕竟一切不是哪一个人说了算,更要看时代的潮流和时机。”刘述圣说,时隔多年以后,他还希望再次参与海南赛马的建设。



上一篇:马讯:美国赛马教练致40人感染5人病逝

下一篇:凡泰马术围栏:新冠疫情下的全球赛马业宁空场也不敢停赛,博彩损失无法想象!

备案ICP编号  |   地址:宁波  |  版权:宁波市镇海九弟新媒体设计有限公司  |  电话:13958201172  |  
Copyright © 2020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ryx.ooo使用 Powered by 55TR.COM